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跟女友边逛边干
跟女友边逛边干
难得女友心情好,居然一早就打电话来说想要出去逛逛,可是我要上班耶!

  不过为了女友,我干脆请了特休假(我白天有正规工作的),约好时间去接她。

  其时说是一大早,也接近中午了,女友平常像是倩女幽魂般的,只在晚上活动,今天这样算是第一回啊!我回去换下西装,穿了轻便的服装去接她。

  她轻快地从骑楼下走过来,女友今天穿的是合身的大圆领T恤,黑白相间的条纹,雪白的胸口、隐约的乳沟,在阳光下真是迷人;低腰的牛仔百折裙,让美臀摇曳生姿;脚下踩着白色的帆布鞋,走起路来轻快俐落。

  「怎么不开车来呀?太阳很晒耶!」

  「市区不好停车,机车比较方便啦!」我说。

  「市区喔!可是我不想逛市区呢,来高雄这么久,我都没去看过什么高雄的景色,像那个旗津不是很好玩吗?」

  「那就去旗津吧!我们还是骑机车,可以坐渡轮过去,很快喔!」「好呀,走吧……」

  我们先在渡轮码头附近逛了一圈,骑机车真的很方便,女友第一次在港边游荡,对一切景物都很好奇,我们还到中山大学还有西子湾,还有英国领事馆。

  「喂——帮我拍个照吧!」

  女友拿出来一台新买的数位相机,那是她前几天问过我的,想不到真的去买了。「好贵喔,三万六耶,这个月都白——干——了!」(几年前,小DC真的很贵。)

  「你跟我借就好了,干嘛去买啊?」我接过相机。

  「你那个那么大一台,我想要小的比较好带啦!」我帮女友拍了几张,还请路人帮我们拍了合照。

  逛到两点多,我们到阿婆冰店叫了一碗大号的水果冰,就当午餐吃起来了。

  这时女友拿着两根湿湿的指头伸到我面前说:「喂——你闻闻看这是啥味道?」我低头闻了一下,心里在干樵,不过还是用嘴型念了出来:「鸡——掰——的——味——道!」女友则是偷笑到贴在墙上。

  原来是裙子左边的口袋内里脱线了,女友本来只是把手放在口袋里,用另一只手撑在桌上吃冰,样子看起来很正常,不过今天不是假日,女友看冰店里没什么客人,手在口袋里挖呀挖的,居然挖到里面去了,看起来一派悠闲,下面却已经出水了。

  「姐姐啊,你卖安捏啦!」我踢了他一下,小声的说。

  我在桌上抽了两张面纸帮她揩擦干净,她才用手扶着碗,你一口我一口的把冰吃完。

  吃完阿婆冰,我们坐渡轮去旗津,女友第一次坐渡轮,觉得很新鲜,赶快拿出相机要我拍照。在上层甲版,海风轻吹着她的头发,微笑着看着镜头,拍了几张后,我过去搂住她的肩,把相机反过来拿,拍了一张大头自拍……我们还去坐人力三轮车逛旗津,坐在后面的敞篷座椅,吹着风聊天,感觉真舒畅。坐这种椅子,女友匀称的双腿在阳光下闪闪动人,我忍不住摸一把,女友巴了我一下。

  不过天空开始不给面子,一下子阳光没了,下起小雨,我们没带雨具,只好回到渡船头躲雨。女友还意犹未尽,期待雨停,不过下雨的旗津实在很难逛,我提议去柴山看猴子。

  「那猴子很特别吗?是寿山动物园吗?」

  「不是喔!柴山的猴子是野生的,一大堆到处乱跑也不怕人,还会跟游客要东西吃呢……」我约略的解说一番。

  「那好像很好玩喔!那我们赶快去吧,大不了就是淋雨回去……」我还是去买了伞带着,至少可少淋一些雨。现在女友是跨坐抱着,那种柔软的感觉真好呀!可能是下雨了,又不是假日,来到山下的入口处,空荡荡的都没人,连小贩都没有。

  「怎么都没人,你不是说很热闹吗?」

  「谁像你那么浪漫啊!大概是下雨吧,人都跑光了,而且现在四点多了。」我们还是勇往直前,很快的爬了一小段山路,就看到有几只台湾弥猴在路上闲逛,一看到我们就慢慢滚过来了。

  「耶——真的耶——你看你看,好几只……」

  「我们走进去一点,还有更多的喔!」

  女友等不及了,要我帮她拍,旁边的椅上坐着两只,我要女友坐过去,那两只猴子也不怕人,就让我们左拍右拍的,不过可能没要到食物,一下子就跑到树上去了。

  我们继续往上走,下过雨的桧木步道也很美,我们边走边拍……「女友,你的身材很好捏!以前我约你拍你都不要,你今天心情很好呦!」「你少废话,你的意思是我今天思春了是吧?」「我——你——」

  「其实我就是思春啦!」

  「哇——勒——」

  路上只遇到几个下山的游客,看来山上只剩下我们了。女友一轻松下来,乖乖的任我摆姿势。她知道在我们认识以前,我当过摄影助理,还能拍一些不错的照片,很放心让我拍,一路上拍了一堆可爱的、搞笑的、假闭淑(台语)、性感的、还有腿开开的(偷笑)……「女友啊,你走在前面的样子好性感,这双腿真是美到不行。」「那这样呢?」女友故意把裙子拉高,屁股翘高高的走,我故意拍下她那个骚样。

  「耶——你看你看,那里一大堆捏!」

  我看过去,一大堆猴子都在那里,可能是跑来上面这个山坳躲雨,大概有一两百只呢!

  「会不会咬人呀?那么多,有点恐怖捏!」

  「不会啦,你不要故意逗它们,也不要露出牙齿吓到它们,我们站旁边静静看就好了。」

  那么多猴子还真是有点吓人,不过这里的猴子天天见人,倒是没听过有主动会攻击人的。女友看了一阵子,觉得猴子还蛮乖的,便蹲在旁边拍了几张照片。

  「喂——你看,那两只在相干吗?」(女友在私下说话都蛮直接的。)「你就知道,还要问?」

  「你看,那两只也是捏!」

  我看现在大半天的都没人过去,停车场也都没有车,应该没什么人会再上来了。

  「女友啊,很难得这里都没人捏,我帮你拍一些特别一点的。」「好呀!要怎样特别呀?」

  我要她指着交配中的猴子,俏皮地拍一张。再来拍一张全身的,我要她把内裤拉下来。

  「噢——你很坏耶!这样照片怎么见人啦?」

  「我会分开拍啦!你等着看就对了。」

  接着拍的画面,是女友扮鬼脸指着交配的猴子;然后镜头变成广角,女友扮鬼脸指着交配的猴子,内裤拉下来挂在膝盖上。

  我把相机让她看看,女友「嗯嗯嗯」的点头:「死孩子,这很像日本人拍的那种呢!」

  我拿掉她的内裤,帮她乔姿势。接下来的画面是:一位小姐蹲在木栈道上看猴子。

  我慢慢走进猴群另一头,从猴群拍过去,这个画面是:一大群猴子自顾你看我、我看你的;远处的木栈道上,一位小姐没穿内裤,脚开开的看猴子。

  「女友,你出一些声音,让猴子看你那边……」「出什么声音啊?喂——喂——」

  猴子没啥动静。

  「你装猴子叫啦!」

  女友学猴子「呜乎、呜乎、呜乎」叫了几声,猴子们果然全转过头去看,我赶快拍了几张。这个画面是:远处的木栈道上,一位小姐没穿内裤,脚开开的看猴子,一大群猴子全部看着这位小姐。

  「耶——成功!」

  这个时后,一对老夫妻从远处慢慢走过来,女友一下把双腿合起来,搔首弄姿假装拍照,老夫妻也没发现异样,来到女友背后跟我们打个招呼。女友抬头看老夫妻开心看着猴子,跟我使了眼色,她看着老夫妻,慢慢又打开双腿……噢!

  我觉得老二开始充血……

  我好像看到女友的草丛闪着泪光,我一边拍一边把镜头拉近,这个画面是:

  远处的木栈道上,一位小姐没穿内裤,脚开开的看人,一大群猴子全部看着这些人。

  「女友,比个Y,很好……」

  闪光灯又闪了几下……女友开始笑场了,腿合起来蹲着猛笑,真是调皮。

  老夫妻慢慢走开了,女友似乎觉得很好玩,站起来动一动又蹲下来,看一下两边确定没人,又把双腿打开,看得我老二都硬了。

  女友学猴子叫了几声,把猴子的目光骗过去,一只手扶着地上,一只手在草丛撩弄她的小穴……有两三只猴子以为有东西吃,还跑到旁边等着,这样的画面就像是一群人在看女友自慰秀啊!伴着闪光,我赶快「啪啪」的连拍了好几张,这张画面就不用讲了。

  雨又开始下了,不过不是很大,在树林里,雨水被树叶集中成较大的水滴才掉下来,感觉蛮凄美的。

  女友一边弄着小穴一边回头看我,一大群猴子也在看我。

  把相机收起来,我蹲在学姐后面扶着她,温柔地说道:「女友,我来帮你弄啦!」

  「我的脚麻了。」

  我一把将女友抱起来,走到旁边的长板凳上放下,长板凳满是大大的水珠,那不管了,我们差不多也湿透了。

  女友的裙子被我翻上去,一屁股坐在桧木板凳上,衬托出迷人的美白,我索性脱去她的裙子,这时女友早已收起那张聒噪的嘴,静静由我摆布。

  我看着女友,深深吻了她的唇,把她上衣也脱了,不过看了一下,我把她的T恤穿回去,胸罩丢在旁边。

  一个湿透的美人,散乱的发,有些发丝和着雨水黏在白皙的脸颊上,湿透的上衣,有点凌乱的贴着上身,隐约透出充满弹性的双乳,那乳头还是激凸的,下半身空无一物,只有一双帆布鞋穿在粉嫩的腿上……这样的景物搭配真是千载难得呀!我又拿出相机,帮女友调了一些姿势,认真拍了一些照片。

  女友在木栈道上来回走着,眼神迷蒙的让我拍照,小雨依然下着,她不时抚弄一下湿透的草丛,或是捉弄自己的双乳。我让她半躺在长板凳上,再拍了一些照片,女友不知道是会冷还是因为在野外发骚的刺激,不时有些颤抖。

  「会冷吗?」

  「还好。你忙完了吗?」

  我到木栈道上前后看了一下,回来一把将裤子脱了,趴在女友腿上狂吻,越吻越往上……

  「你不怕有人走过来吗?」女友小声的问。

  「你都敢脱了,我不脱还是男人吗?」

  我分开她的双腿,低头往大腿吻过去,一直吻到草丛边,我把女友推倒,把他的衣服推到奶子上面弄她的奶子,那湿了水的双乳真是美呆了,再拍一下吧!

  我把包包挂在树上,拿相机又拍了几张,女友却嚷着:「快给我止痒啦!」不过我好像看到我的裤子被猴子拿去玩,女友的胸罩也不见了。

  「那个等一下再去找啦!」

  「好啦!」我把包包用背带绑在树上,回到女友身上亲吻,从双唇一直吻到湿淋淋的小穴,满是雨水的身体既温暖又凉快。女友愉悦的喘息声鼓励我努力弄她,而女友也没有闲着,双腿环抱着我的下半身紧紧扣着,双手按着我背后的肌肉刺激我的感觉,然后抓着我的老二在她的嫩穴外磨擦小豆豆。

  女友磨豆子磨够了,把小头放在洞口,我慢慢地、深深地把小弟弟完全插到底,等我插到底,女友憋着一口气慢慢吐了出来。我拔出来再来一次,还是慢慢地插到底,女友弓起背脊深深吸了一口气。刚刚淋雨的小弟弟有些凉了,进了女友温暖紧实的嫩穴里,马上坚实硬挺起来。

  「我们去散步吧!」我抱起女友,女友双手勾住我的脖子,双腿盘住我的屁股,我也双手端着女友的屁股,走到栈道上来。女友真是太迷人了,现在即使有一群人走过来,我也不管了,我要好好干我的女友。

  木栈道上满是雨水滴落的小水花,树叶透着天空光亮,旁边一大群猴子看着我们,这是我们俩的伊甸园。

  女友捶着我的肩膀大叫着:「干我!干我!快点干我啊!」我站着捅她的小穴,每走一步就深深捅一下,每捅一下女友也尖叫一声,一直到抱不动了,我躺在栈道上挺着小弟弟让师姊蹲着干我,女友也来狠的,每一下都是完全拔出来再狠很地插到底。

  弄了一下子,女友把我拖起来,自己躺到栈道上,喘吁吁大叫:「干我!快点干我啊!干快一点!」

  我爬到女友身上,她已经没力气抓我了,我趴在女友身抽插,一边掐她的奶头跟乳房。突然感到木栈道有脚步接近,也许是被树叶的沙沙声跟雨声掩盖,我看到他们时,他们几乎就在我们旁边了。

  「夭寿喔!年轻人你是在强奸喔?」一对拿着麻布袋跟镰刀的中年夫妇盯着我们看。

  「不是啦!」女友张开眼睛抢先说话。

  「你后面还有人吗?」女友一边干一边问他们。

  「后面是没人啦!你们这样不好啦,天快黑了,等一下真的被抓去强……」「谢谢喔!你要看到旁边看啊,不然就先走啦,拍谢喔!」女友拍一下我的屁股要我继续,刚刚我是差一点软掉,女友应该有感觉到,赶快用手爱抚我的下半身暖暖车,我放慢一下速度调整一下。那两个应该是附近上山采野菜的居民,一边离开还念念有词:「最近真是不像话,打野炮的越来越多……」

  听到这里,两人都笑出来了。

  「你看啦,真的被看到了啦!」

  「我没看到,那一切都是幻觉。」

  我和着雨水猛力干着女友,干到双双高潮,通体舒畅。我趴在女友身上不想动了,两个人抱着淋雨,我吻着女友,吻了好几分锺,世界好像只剩我们两个。

  直到两个都有点冷了,真的淋雨淋太久了,才慢慢爬起来找衣服,女友还慵懒的坐在那里不想动。低头看她流出精液的草丛,然后她翻过来趴跪着,让雨水冲洗她的背后。

  我找不到我的裤子,她的裙子也不见了,猴子也跑掉大半。我往树上找,但是天色暗了,高高的树上好像有一个白白的像是内裤,但是实在太高了,还是找裤子跟裙子要紧。

  那些死猴子,不能吃的也要拿!我往刚刚看到的方向去找也找不到,这下可好了,我们总不能裸奔回五福路啊,那样明天肯定会上报的。算了,先下山再说吧,好在包包跟钱包都还在。

  女友边走边很讲义气的说:「拿我的T恤让你当裤子穿吧!男人的尊严要顾一下。」

  「我不要尊严啦,你的尊严比较重要啦!」

  「真的吗?那么好,不然你先出去弄衣服再回来找我,我先躲起来。」我们边走边玩,脱光光的感觉真不赖,只是一直淋雨,越来越冷了。天都黑了,女友干脆脱掉上衣丢掉,还丢得远远的,说是有难同当,真是……跟着又坐在木栈道上不起来,嚷着要我干她,那个样子真是骚到彻底。我感觉也回来了,她凑过来抓住我的小弟弟随便含了几下,便把我拉倒了干起来,弄完真是很想在这里睡一觉。

  【完】